传承时代技艺,弘扬文化精髓。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13735772602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南通红木雕刻产值占江苏半壁江山

来源:互联网点击: 发布时间:2020-12-30 23:25

  尽管南通的红木雕刻产值占领江苏的半壁江山,但近年来,这一“非遗”项目却出现一定程度的萎缩。传承后继无人、知识产权保护缺失、缺乏大型展馆……面对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契机,如何重振南通红木雕刻雄风,成为摆在南通文化界、工艺美术界面前的一道难题。16日,在南通红木雕刻生产性保护研讨会上,一批非遗传承人、非遗保护专家、工艺美术界人士纷纷献计献策。

  献策之一 用心传承,期待传世之作

  “中国木雕技艺至今已经流传数百年,其中所积淀的深厚文化内涵在我们面前是一座大山。 ”南通紫光红木雕刻艺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吉华认为,吃透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是传承红木雕刻的第一步。作为一项手工技艺类的非遗项目,红木雕刻蕴藏着丰富的设计文化和工艺文化,而吉华所带领的南通紫光红木雕刻公司正是通过学习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多年来,当代艺术名家钱绍武、杨辛、张仃、常沙娜、袁运甫都曾与紫光联袂创作大型作品。“既要有传统的魂,更要有时代的神”,近年来,吉华主持创作的红木圆雕千手观音、红木微雕锦绣龙舟等作品,荣膺联合国国际旅游联合会颁发的金帆奖。

  和吉华一样,情系红木雕刻的还有朱宇、刘志贤、王启华等一批红木雕刻非遗传承人。“我的两个孩子跟我一样,都从事红木雕刻业,这是我最自豪的。”身为省工艺美术大师,朱宇数十年如一日,坚守着红木雕刻艺术,从创作、生产、设计无不精通。令人感动的是,他从来都把经济效益放在次要位置,一心追求心中的艺术梦想,“做艺术品,而不是产品。 ”

  今年4月,由王启华领衔创作的古金丝楠木雕《富春山居图》将在国家博物馆展出,去年底,中国工艺美术馆已正式收藏了这一“南通造”国宝。“既要继承传统,又要带有时代烙印,不能照搬、复制传统。”研讨会上,王启华呼吁,南通的红木雕刻艺人坚持特色创新,多给后人留下一些印象深刻的传世精品。

  献策之二 集中展示,亮出南通名片

  “全国红木雕刻看江苏,江苏红木雕刻看南通”,这是在红木雕刻业圈子里流传的一句“行话”。

  据统计,目前南通红木雕刻年产值约8亿元,从业人员3万人,红木雕刻企业(含工作室)600家,均占全省的半壁江山。 2009年,南通红木雕刻被授予“江苏省传统工艺美术特色产业基地”,这也是南通民间工艺品中唯一的省级产业基地。

  “尽管南通红木雕刻具备了相当实力,但我们的品牌并没有真正打造出来。 ”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商会)秘书长苗金卫表示。据了解,南通红木雕刻业目前形成六大板块:崇川、港闸区以4名“省大师”及顾永琦、吉华等为主体的产业集群;海门麒麟镇红木市场;如皋林梓镇红木雕刻市场;通州四安、平潮、刘桥及周边地区;海安大公镇及周边地区,以及如东掘港、岔河及周边地区。就现状而言,南通红木雕刻业分布在全市各地,比较分散。仅有的两个红木专业市场都是乡镇级的,且成立以来一直是初建时的规模和经营状况,在国内缺乏影响力。“早就需要开辟一处展示中心,民博园的非遗工坊,可谓是一份‘迟来的爱’。”朱宇说。作为全市150个重点文化产业项目之一,民博园西区的“非遗工坊”专门设立了200平方米的红木雕刻传习所,集中展示南通红木雕刻技艺的风采。“在我看来,这仅仅还是一个局部展示,需要一个更大的平台和市场,亮出红木雕刻这张南通城市名片。 ”苗金卫说。市家居行业商会秘书长黄雪飞透露,该商会正在积极筹建成立“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并有意与钟秀街道合作,推出“南通红木名品馆”,推动南通红木雕刻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与苏州等外地红木雕刻相比,南通红木雕刻的特色在哪里?”这是市民间艺术家协会名誉主席王明宇抛出的一个的问题。市非遗保护专家委员会成员杜有农则认为,除了生产性保护外,南通红木雕刻迫切需要进入理论研讨阶段,从学术层面梳理总结通派红木雕刻的艺术特色和亮点。

  献策之三 多措激励,做强文化产业

  “与其他非遗项目项目,红木雕刻的产业属性更为明显。”市非遗保护中心主任曹锦扬透露,去年,南通红木雕刻技艺已经被正式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下一步将积极申报国家级非遗。而通过生产性保护,正是为了做大做强南通红木雕刻这一文化产业,使这一南通品牌继续在江苏乃至全国领跑。“写在书本上传不下去,工艺传承关键在人。”王宇明的担忧不无道理。目前南通各地红木生产厂和艺术工作室普遍存在后继乏人问题:现在一线的操作工人以中年人为主,30岁以下的年轻人寥寥无几,而南通的6个非遗传承人平均年龄也超过50岁。

  作为市人大代表,每年全市“两会”朱宇都会提交一份关于省工艺美术大师带徒补贴的建议,“这将从一定程度上提高大师培养传承人的积极性。”朱宇说。对此,曹锦扬深表赞同,“研究学艺者与继承者的助学奖励措施,已成为当务之急。 ”

  在产业发展的道路上,知识产权保护的缺失也令不少大师们头疼不已。“自己辛辛苦苦设计的东西,别人轻轻松松就抄过去,进行大规模生产,因为不知作品的源头在哪里,更谈不上言谢。”王启华透露,他曾经设计的一套“佛手沙发”就在自己不知情下,被别人复制生产了近万套,甚至流往杭州、上海等地。“这势必会削弱我们创作的积极性。因为雕刻是造型艺术,如果对方稍作修改,也可以作为不是抄袭的托词。 ”王启华认为,如何保护红木雕刻产品的知识产权问题,亟待有关部门思考和解决。

  红木 雕刻 江苏 传承

东阳贤华木雕厂 版权所有 XML地图 浙ICP备1904333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