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时代技艺,弘扬文化精髓。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13735772602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木雕养护 >

木雕养护

瑞丽红木 沿边开放经济带高成长产业集群

来源:互联网点击: 发布时间:2020-11-15 12:52

  刘流 张华兴 李绍明 谭雅竹

  本版图片摄影 刘建华

  石头(翡翠)木头(红木)两头在外,正在上演瑞丽利用境外资源发展特色优势产业的彩色大戏。

  绿色的石头,千军万马簇拥,稳守珠光宝气的翡翠宫;红色的木头,百余单骑,打着“明清”旗号,扬尘而来。一方精于用刀,以毛料为重器;一方施展“雕”工,凿红木为奇兵,石韵木缘,共结“城下之盟”。推优势产业之番号,扎产业集群之营盘。“两头”同声共调向中国西部宣告,集沿边地区、欠发达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为一身的瑞丽,不仅能依靠市场力量自发和政府引导培育产业集群,还能形成两个优势相关又各具特色的产业集群。

  瑞丽口岸有丰富的木材资源优势。邻国缅甸素有“森林王国”的美称,森林覆盖率达60%以上,木材储量多,交易量大。改革开放以来,中缅贸易发展迅速,瑞丽口岸贸易进口量年均增长两位数以上。进口商品中,木材进口比重一直较高,依托邻国丰富的森林资源发展林产品加工业前景十分看好。

  经过多年的发展,瑞丽木材加工产业规模不断扩大。截止2009年,全市从事木材加工、经营企业和个体加工户(不含畹町)共有245户。其中,木材加工类95户,家具加工类50户,工艺品加工类66户,年产值3.7亿元,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27%。林产品加工从单一型开始向多品种、多规格型转变,原材料利用从粗放型开始向综合利用型转变,产品从初加工型向终端产品加工型转变。

  然而,瑞丽木材加工产业生产规模小,产业层级低,经济效益差,发展速度慢,厂区分散、厂房简陋、厂址狭小,这些民营经济与生俱来的“低、小、散”等弊端,一直制约着木材加工产业的升级。

  (一)

  2008年以来,瑞丽木材加工工业风云突变,红木成了“疯狂的木头”,进口量剧增,发展势头迅猛。尤其是红木家具极具潜力的市场前景,已开始诱导和催化瑞丽经济的内生变量和产业资本的重组。瑞丽市委、市政府敏锐地捕捉到红木市场发生的变化,看好红木家具这个当前木材加工升值最高的产业,确定了木材加工工业的发展方向,把红木家具为代表的红木加工作为特色优势产业来打造,推动产业“模块式”集聚,培育自珠宝玉石之后,西部沿边地区第二个产业集群。

  德宏州委常委、瑞丽市委书记 杨跃国

  2009年,市里在工业园区划出1000亩地,引导红木家具生产企业入驻,连片规划连片发展,“园中有园”,以此为载体,提高产业集中度,加快地域化要素集聚,使之集群优势能得到最大的发挥,集群企业的共生效应得到充分的显现,集群经济的优势得到集中的释放,进而促进红木家具特色优势产业快速生长。

  资本是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瑞丽的民营经济已经在珠宝玉石产业和边境贸易中掘到了“第一桶金”,完成了原始积累,形成了雄厚的产业资本,具备了向外扩张,对优势资源进行集聚式大规模开发的条件。

  瑞丽民间资本涌入的第一个产业就是红木加工。建一流厂房、进一流设备、引一流技术、生产一流产品,是“瑞丽资本”入园的精彩开局。今年,入驻“红木家具产业园区”的14家企业,自筹资金5亿多元,全部按照高档红木家具标准厂房建设。入园者,都是瑞丽本地企业,有“技改搬迁型”,有珠宝商“石头木头兼营型”,有边贸木材商“进口加工型”。目前,大部分企业已建成投产。

  此外,在弄岛工业园区和瑞丽城郊都有新的红木家具企业加盟,一些木材加工企业和个体加工户也纷纷跟着转向,就地技改扩产上红木家具。短短一年间,瑞丽大大小小红木家具生产、配套厂商已发展到近70户,规模以上42家,呈现出“各路人马逐红木,瑞丽口岸一片红”的火爆场景。

  “善进取、急图利”是瑞丽的商业意识,也是众多商家介入红木家具产业的内在冲动。资本逐利的本性创造了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的“瑞丽速度”。“德冠恒隆红木”是目前瑞丽最大的红木家具企业,现有员工600人,产值近一个亿。1995年公司在缅甸曼德勒市成立第一家红木工艺家具厂,2002年迁到瑞丽,早先有9个生产点,分布在瑞丽城边或乡镇的村寨。2010年2月,公司投资一个亿技改搬迁进入红木家具园区,建2.68万平方米标准厂房。8月初,多数厂房还在建设,厂区道路一遍泥泞,有的车间已热火朝天干开了。典型的边建设、边收尾、边生产“三边工程”。“我是等不得了”,公司董事长汤赛龙说。

  2009年,他的公司红木家具产值接近全市的一半,去年已不到百分之三十,今年还不知道有多少份额。

  的确,一拥而上分切红木家具“蛋糕”的大有人在。“彩云南”集团董事长赵纯武,早年曾在湖南做进百强企业前五位,2000年他到瑞丽发展,投资建成了水上娱乐园,是瑞丽最早的房地产开发商,随后又在瑞丽开发药业和酒业,可却因没有涉足“石头”(珠宝业)至今还让他懊恼不已。炒“木头”的机遇算是让他逮住了。果然大手笔,没向银行贷一分钱,自掏腰包4000万就躲在弄岛口岸的山洼里不声不响地干开了。“去年正月初六破土动工、五月份投产,现在办公、餐厅、卧室、客厅、休闲五大系列的样品都出来,还要在中央电视台打广告”,赵纯武介绍情况底气十足,“今年还要投4000万元上二期,产值上亿,我要做就要做第一”。

  炒木头,同样让玩石头的人心动。因其本是“两头”孪生兄弟,共有观赏、收藏、保值价值,同属异域稀缺资源,就引得那些已经在石头上完成了资本积累的珠宝商动了拿点闲钱来炒木头的念头。

  永发珠宝行的老板施永明就是他们当中的一位。这位头脑精明的闽商,“做玉,亦做人”,十几年功夫,硬是把小小的一个珠宝店做成了远近闻名的珠宝首饰专营公司。坐镇“境内关外”姐告五层珠宝大楼里,施永明成天盯着红木家具也难解“木缘”,最后还是把珠宝生意交给老婆打理,跑到工业园区圈了一块地,投资3000万,为永发珠宝添一个“永字辈”兄弟永泰木业。“做木,亦做成”,这下可苦了这位在瑞丽珠宝界排在前十名的富商,工地上风里来、雨里去,灰头灰脸的。“几个月,老婆只来过一次,没把‘永泰’当‘亲生儿子’对待”。看来一个抓“石头”,一个抓“木头”的家庭分工已经形成。

  (二)

  红木既是瑞丽口岸输入的优势资源,又是世界范围的稀缺资源,把红木家具作为一个特色优势产业来培育,就要以资本和技术推进资源的高端开发,走精品路线,以高起点、高品位、高信誉走高端市场,推动集群的快速、健康发展,以低交易成本、低运输成本和低加工成本,提高“瑞丽红木”的产业竞争力,这是政府的产业导向,也是众多开发商的共识。

  瑞丽市市长刀晓瑞

  “过去在我们东阳,请三个师傅就可以办一个加工店,这在瑞丽是‘小儿科’。红木家具企业一上马就是大投入、大产出。”受聘“彩云南木业”总经理的浙江东阳工艺美术师马如意这样介绍。为了干一番大事业,他甚至把自己的红木家具厂停了,老板不当,甘为职业经理人。他所在的“彩云南木业”,大型卧式锅炉蒸汽烘干生产线,是目前国内最先进的,拥有四头、六头数控电脑雕花机30台。

  “德冠恒隆红木”为了保住老大的位置,在硬件上舍得投入,烘干窑、烤漆房都是环保型,数控电脑雕花机一进就是40台,仅此一项,就要投入400多万元。

  浙江“木雕之乡”东阳技师成了“香饽饽”,瑞丽40多家成规模的红木家具企业都高薪聘有“东阳工”,及福建、江西、安徽的技师,“彩云南木业”从总经理到开料、木工、雕刻、油漆车间的主任全由东阳人担任,在瑞丽的东阳人究竟有多少,连浙江商会也说不清楚。从设计、制图、电脑操作,到企业管理、工艺质量检验全部流程都由外省师傅来负责管理,这是瑞丽红木家具产业一起步就向高端发展,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获得品牌声誉的重要技术质量保证。

  红木加工是劳动密集型产业。邻国缅甸人也就成了推动瑞丽红木家具业快速成长的“生力军”。几乎每一家上规模的企业都聘有缅籍务工人员,仅“德冠恒隆红木”一家就聘了300多人,他们多从事普通工种,只有少数人成为技工,如雕刻工、机器操作工等,这就大大平衡了高薪聘请外省技师的支薪成本。构成“瑞丽红木”具有低成本优势的重要因素。低价进口、低薪加工、低成本竞争,这是瑞丽红木家具产业形成强大竞争力的独特优势。

  走红木家具产业的“精品路线”,各生产厂家“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产业的发展水平。“琳佳实业”是红木家具园区最早建成的花园式工厂,董事长黄永声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缅籍华商,他注意的是质量、信誉、品牌,把4800万元投资全部用在企业的硬、软件建设上,不放过一个细节。工厂不仅拥有先进的生产设备和工艺技术设施,聘有技术精湛的设计、雕刻、烘干、喷漆高级工艺技师,而且从进料、生产、检验到售后服务都建有科学、规范的管理制度,每件产品在整个生产、工艺环节都建立详细的档案,以保证客户对产品的知晓和信用。

  “千紫木业”董事长杨宏斌走的是一条科技创新之路。他与西南林业大学开展科技研发合作,实现现代科学技术与古典艺术风格的完美结合。作为林业产业省级龙头企业中的全省唯一一家红木类企业,云南省科技创新型试点企业中的全省唯一一家木材加工企业,千紫木业代表瑞丽红木家具产业集群的高端要素,先后获得十七项外观设计和实用新型国家专利。

  “汤氏万马”涉及红木工艺,则是倾全力在“雕”字上狠下功夫。红木本身价值不菲,印度沉香、小叶紫檀、越南黄花梨、老挝红酸枝价格再贵,也抵不过一个“雕”字了得,“只要加工成艺术精品,价值将成十数倍甚至上百倍增长。”执行董事长汤小平说。在汤氏万马,一块檀香木“百龙浮雕”标价1600万元。历时5年多完成的长15.9米、宽1.6米、高2.8米的《清明上河图》红木浮雕,以1000多万元的价格被昆明一家上市公司收藏。

  瑞丽红木就地进口、就地加工、就地升值,远销全国的独特发展模式,已引起省外资本跃跃欲试。最先“潜入”的是福建“木雕之乡”的莆田资本。“福源轩红木”的老板沈文明,2009年12月25日第一次到瑞丽,本是打探口岸红木交易行情。没想到被瑞丽口岸的区位优势迷住了,一连看了十几个厂家都是信心满满,订单不断,就萌发了移师瑞丽的念头。他在勐卯镇姐岗村委会帕色村租了6亩山地,投资800万建厂。去年1月1日动工,4月20日投产,20多个技工全从福建带来。第一批来自北京的订单已经出货,全部是打着瑞丽红木区位品牌的“莆田工”。

  如同瑞丽珠宝一样,瑞丽红木已经具有一定的品牌信誉度和市场号召力。去年六月才开张的正顺檀木坊,不惜投资福建莆田建加工点,把上好的印度小叶紫檀、沉香、越南黄花梨、老挝大红酸枝运到莆田加工好成品再拿到瑞丽市场打名气,纯手工的莆田木雕,手法细腻、技艺精湛,真让人大开眼界。

  看好瑞丽红木家具产业紧靠红木原产地,渠道多,进价低、材质好、气氛浓、发展前景好的独特区位优势和产业生态,瑞丽金星房地产公司投资1.2亿元建设面积达3万平方米的南亚红木家具国际博览中心,大手笔打造全省最大的集展示与销售为一体的专业红木家具、红木根雕工艺品商城,以此来展示红木家具数百年的传统文化精髓,展示商家传统典雅与现代时尚完美结合的产品,建立和完善和谐共赢的红木家具产业链,使之形成一个有机联系的市场组织网络,让众多红木家具生产企业共享瑞丽红木区位品牌。

  目前,已有42户红木加工企业进入南亚红木家具博览中心集体“亮相”,集体交流,共同分享市场、技术、劳动力以及各种信息。在这些企业当中,严格地说,有的只能称得上店铺或加工作坊,但小企业一旦进入南亚红木家具博览中心的展示与销售网络,其表现出来的竞争能力就不再是单个企业的竞争力,而是一种比所有单个企业力的简单叠加更具有优势的集群竞争力。

  云南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与瑞丽木材协会合作成立的“云南省木质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也应邀入驻“南亚红木家具博览中心”,“瑞丽红木”的名牌战略或许就从这里起步。

  (三)

  这种高效的产业组织形式和产业发展方式,不仅对德宏加快发展生物特色产业、矿产资源开发、商贸物流、出口加工、旅游文化等集群经济形式,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开辟了新的思路,它对建设西部沿边开放经济带,打造承接东部西移产业基地和外向型特色产业基地,也将起到极大的示范带动作用,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产生深远的影响。

  德宏州州长孟必光

  瑞丽红木家具产业正步入高成长阶段。200多家厂商聚集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从事原木进口、加工、红木家具生产、红木根雕、红木工艺品制作、翡翠底座设计配套、红木家具展销及物流服务。“彩云南木业”、“德冠恒隆木业”等企业率先“走出去”开展境外合作,在缅甸、老挝、越南派驻技术人员建开料点搞型材加工;“汤氏万马珠宝”等企业与境外木雕师合作开展大型红木艺术品的制作和销售,30多家物流企业开展红木家具的包装托运业务。越来越多的人及资金正在向红木家具产业链集结,“瑞丽红木”已成为继“瑞丽珠宝”之后,西部沿边地区第二块色彩斑斓的“财富拼图”。

  沿边地区被边缘化的历史正在被改写。作为当今世界模块经济的表现形式和产业发展的战略方式,产业集群这种甚至在我省较发达地区也很难见到的经济现象,却在沿边地区、欠发达地区和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瑞丽,在国内外资本眼球都没有引起关注的地方,破土而出,并且还是“瑞丽珠宝”、“瑞丽红木”两头在外的“孪生集群”。两个关联性极强的产业集群同时冒了出来,在共生的利益土壤和共存的发展环境中,集群效应初现,显示出蓬勃旺盛的生命力。这在德宏是一种孤立的现象,还是揭示了一种趋势呢?

  德宏州委书记赵金认为:“瑞丽珠宝”、“瑞丽红木”产业集群的形成和发展,并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和经济开放程度有很大的关系。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瑞丽在全省率先实行对外开放,经过跨世纪漫长的内生演化和累积的过程,民间产业资本、生产要素市场和商品市场得到了较好的发育,形成产业特定性要素在瑞丽的空间聚集,从市场聚集、业者聚集、客户聚集到产业聚集都贯穿市场化过程,是市场力量催生出的“石头”、“木头”孪生兄弟,也与德宏州、瑞丽市两级党委政府营造“天时、地利、人和”的“催生环境”有直接关系。

  我们现在就以“瑞丽珠宝”、“瑞丽红木”产业集群发展状况来预测西部沿边开放经济带的产业组织形态的演变进程和产业集群发展规模还为时过早,但这对“孪生兄弟”初试啼声,已显示出强大生命力,代表了德宏瑞丽特色优势产业的发展方向,展示了沿边开放经济带产业集群发展的辉煌远景。

  瑞丽 红木

东阳贤华木雕厂 版权所有 XML地图 浙ICP备1904333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