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时代技艺,弘扬文化精髓。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13735772602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木雕养护 >

木雕养护

中式家具 | 一场千年红尘梦

来源:互联网点击: 发布时间:2020-06-21 17:08

中式家具的发展历程,其实就是一副社会文化变迁的图卷。它涉及了人们的起居、礼制、文化、艺术、工艺等多项方面。在闻名于世的“明清家具”诞生之前,中式家具的故事早已开启。除了少量的出土文物之外,我们只能从古代画作中一窥其貌,这些传世的文字和图案,都是我们了解先人生活的途径。

魏晋时期,佛教传入中土,家具设计也因此多了一分禅韵。这一时期也是家具从早先的低矮向高型开始过渡的转折点。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现仅存九段,然而这件残缺的画作依然为我们直观地展现了1600多年前家具的样貌。

第一段“冯媛挡熊”中描绘了冯媛以身阻熊,护卫汉元帝的故事,图中惊惶的汉元帝身下是一件足作壸门形状的坐榻,形制略高于地;

第五段画床帏间夫妇相背,男子揭帏作仓猝而起状。可见一张悬挂帷慢的床,床前有与床同长的几案。床体很大,床面低矮,以雕有壸门轮廓的框形四足作支撑,还配有华美的平顶帷帐。床面边缘四面设屏,前面为四扇活屏,可供出入,应当是架子床的前身。

《重屏会棋图》是五代周文矩的作品,描绘的是南唐中主李璟与其弟景遂、景达、景逷会棋的情景,四人身后屏风上又绘有一山水屏风,故名。它是后人研究五代时期床、榻、屏风的重要依据。

此画中的布景皆为家具,且都保持了低坐的特征。画弟弟景达和景逷所坐的是四足立柱榻,比两位哥哥的更为窄小,这是古时长幼礼制的一种体现。

李璟和景遂所坐的榻,腿部扁平,以如意云纹为装饰。画面右侧的高榻为带壶门箱型,上置髹漆食盒,俨然是古人的下午茶时光。

夜已深,而中书侍郎韩熙载的府内依旧灯火通明,觥筹交错间,又是一场欢愉而荒纵的夜宴。

宾客身下的罗汉床整体呈“凹”型,四面都有围子,正前方的两个围子较矮,供韩熙载搭手。此时的罗汉床仍是箱型,不设腿足。

宾客所坐的椅子皆无扶手,搭脑两端的形状与床榻旁的衣架一致,中间部分弓起,这种制式在宋元非常流行,当是四出头官帽椅的前身。

《汉宫春晓图》是由明代画家仇英创作的中国重彩仕女长卷,记录了初春时节宫闱之中那些生动有趣的日常琐事。

画作对室内家具的摆设刻画得细致入微,床、榻四周设帷幕,亦有桌、案、几、墩等常见家具。图中每件家具都各司其职地承担着应尽的职责,也令整幅画作更富生机。

《十八学士图》是古人画作中的一大常见题材,此套画作系由明代画家所绘。其中桌、椅、屏、凳、案、榻等家具均为工笔重彩。作者以流畅细腻的笔墨描绘了十八学士举办雅集时的盛况,同时也将丰赡多姿的明代家具盛景呈现于我们眼前。

第一轴的主题为“抚琴”。画中有四面平黑漆长桌,桌腿与桌面四边齐平,腿足安托泥,案面镶瘿木板;坐于大榻上的学士,背靠却是圈椅之椅圈,而无腿足和椅盘,不知是确有其物还是作者的个人遐想,十分有趣。

第二轴为“棋弈”。三位学士神情专注地对弈于一张剔犀软屉鼓腿彭牙带托泥大榻上。另一学士则坐于一张青釉花纹瓷墩上,其图案正是明中期所流行的“穿花龙”纹饰。

第三轴是“展书”。庭园内但见一张大榻与一面心嵌大理石的方桌设于学士面前;山水插屏的底部为抱鼓式;屏风后则是一张面镶大理石的高束腰方桌,均为典型明式风格

第四轴为“观画”。四位学士聚于槐树之下,两位坐于榻上,一位站立,一位坐在玫瑰椅上。榻前设束腰托泥式方桌,内翻马蹄足下踩圆珠,中部作云纹牙头,别致而古朴。

画屏中总共出现36件家具,囊括了桌、椅、凳、床、几、榻、格、架。每一件都十分精巧秀雅,也代表了十二美人的地位。

画中共出现了3件根结家具,“观书沉吟”里的根结香几,“捻珠观猫”里的根结书架,“裘装对镜”的根结榻。不经修饰、自然长成的外表下,承载的是对高士品行的期许。

从画作中我们还能看到黄花梨家具的身影,“烛下缝衣”中美人所坐的是一把南官帽椅,从画中表现的木纹及设色来判断,应当使黄花梨材质。其简洁通透的造型,清闲雅适的用料,颇具晚明遗风。

今天艺尊轩为大家列举的画作仅仅是浩瀚中国画史中非常微小的一部分,但是也足以为让我们见证了中式家具从低矮向高型,并逐步融入礼制、文化、精神的过程。这一幅幅传世的画作,就是浓缩的中式家具发展史。

艺尊轩在凝练了明清家具核心精粹后,加以时代思想、技术创新,将中式家具带入了“无缝榫卯”的全新领域。如今我们不再以“画”作为记录生活场景的方式,但是在后人的影像资料中,艺尊轩的精品家具或许也会如这些古画中的家具一样,成为世人学习、研究的珍贵宝物。

东阳贤华木雕厂 版权所有 XML地图 浙ICP备19043331号-2